世界上有“三大短篇小说巨匠”,分别是法国的莫泊桑,美国的欧·亨利和俄国的契诃夫。三人的文章都通过各种方式旁敲侧击的反应、暗示了作者对当时社会制度和风气的种种不满。但是在我看来,契诃夫的小说是最难读透彻的,然而一旦读透彻,又是最能触动我心弦的。

安东·巴普洛维奇·契诃夫是沙皇统治时期的小说家、戏剧家。受小资产阶级环境影响的集合副在创作初期不问政治,只“想做一个自由的艺术家”,要有“最最绝对的自由”。后开,随着契诃夫的声誉日隆和地位的提高,他强烈地意识到自己作为作家所负担的社会责任感。他说“自觉的生活,如果缺乏明确的世界观,就不是生活,而是一种负担,一种可怕的事。”他的小说多通过对人物语言、行为在某件事后发生强烈的反转,反应沙皇末期人民思想的陈旧、奴性以及对权势的畏惧。比如说《胖子和瘦子》中的瘦子和胖子本来是老同学,在不知道各自官职的时候,他们的友谊是非常亲密、自然的,担当瘦子得知胖子的官职远高于自己后,他们的友谊一下子就被他的谦卑和诚惶诚恐所湮没了。这样的描写,在契诃夫的小说中也曾多次出现,《变色龙》中的奥楚蔑洛夫在狗“多次易主”前后截然不同的态度,反应了他见风使舵,畏惧权势却藐视人民的特点,象征着当时俄国官员的欺软怕硬;《挂在脖子上的安娜》则通过安娜两个位之口前后说出“爸爸,会有……别……”和“别,爸爸……会……”。这两个句子虽然相似,但所表达的意思却完全不相同。作者通过巧妙的留白给予了读者充分的想象空间,在恍然大悟之时能感悟到作者对俄国上层奢靡生活的批判和对下层人民的同情。

象征是讽刺小说常用的写作手法,契诃夫更是将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在《六号病房》这篇文章里,安德烈的形象象征着俄国的青年,对生活、工作充满了信心;伊凡象征着老一辈的俄国农奴,他们的渴望自由,但思想早已奴化;而“六号病房”作为整个故事发生的场景,毫无疑问,象征着俄国的暴政,作品一开始描写了六号病房的外部环境:生锈的屋顶、一半倒塌的烟囱、腐烂的台阶,完全是一种悲惨阴沉的气氛。病房里面也是:腐烂的恶臭、灰色的地板、冰冷的铁窗。这一切组成阴冷、压抑、恐怖的调子,令人感到这就是沙皇俄国的典型环境。小说暗示了“六号病房”就是俄罗斯的缩影,而这里的“病人”则代表着全体受苦难的俄罗斯下层人民。

在这样污浊的环境里,人民是很难对未来感到一丝希望的。契诃夫的小说虽以描写当时人民的麻木不仁为主,但他没有忘记在绝望里看到希望,在黑暗中看到未来。就以《万卡》这篇作品为例,小万卡在最后怀着对爷爷美好的希望进入了梦想,虽然我们知道那封信是永远不可能送到爷爷手中的。但作者没有打破他的美好幻想,表达了作者对儿童未来的希望和期盼。

喜剧背后是嘲讽,现实背后是无奈。契诃夫用时间的沉淀给我们阐述了他自己的世界观。它意在引导我们建立明确的世界观,而不是像蚂蚁一样碌碌无为地活着。读完这本书后,你会有更加深入的思考和体会。

最后修改日期:2020年1月30日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