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所以被尊重,不是因为这两个字,而是因为他们肩上的责任。

                                                                                                                                                           ——吴京

为期七天的军训,在众师生、教官的掌声中落下了帷幕。这是我人生中第一场军训,它用毒辣的日光在我的皮肤上留下了一片片黑红的印记,它用高温在草地上留下了我炽热的汗水。但这次军训,所留给我的远不止是皮肤的晒伤,更有心灵的触动。我们的教官,也让我对“军人”这个名词有了新的定义。

我们的教官姓吴,名比,乃是取自“无比”之意。光听这名字,仿佛就能感受到一股军人独有的魄力,威猛而坚毅。正当我们通过影视剧中军人的形象来臆测吴教官之时。一个中等身材,脸孔微胖,两眼小而圆的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在我们的疑惑中他面带微笑的开口了:“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吴教官。”顿时我的心就凉了一半,“这不会是开玩笑吧?”在吴教官吩咐任务时,我偷偷地打量这位他。他身形微胖,皮肤黝黑,神色严肃又不失亲切,假如他脱下了军装,毫不夸张地说:他和一位土头土脑的农民没有什么两样。对比吴京电影中军人的形象,我不禁在内心感叹“这哪是一匹战狼?最多是一只泰迪!”

话是这么说,但我们依旧对吴教官抱有希望,希望他的老实只是假象,就像一匹“收起利爪的狼”。但时间证明,我又错了。几天训练下来,转向、齐步、正步。他还是那么老实。面对说话的同学,他只会三番五次的提醒;当有人动作不标准是,他也不曾大声呵斥,只是上千无声的纠正。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他作为班长,面对其他教官开玩笑似的话,他从未反驳,只是一小而过。

“没救了,我们肯定是垫底了。”看到这种种迹象后,同学们得出了一致的结论。更有甚者直接说“什么班长?炊事班吧!”

但是,时间又如开玩笑的一般,在我的脸上啪啪打了两个耳光。

在某天的休息时间,他和几位教官为我们表演了“擒敌”,只见吴教官和另一位教官同向而立,还没等我的大脑反应过来,他已经将另一位比他高出一个头的教官双手反剪在背后,压在地上。顿时场下传来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我又呆住了,我不曾想到我曾经如此看不起的吴教官竟还有这等“真才实学”。正是得益于这件事,我后来才发现我先前对吴教官的认识是多么的片面肤浅。

从教官的口中得知,他今年20岁,是安徽人,当兵已经5年——早已超过义务3年。这3年,他一直没回家。他对我说,军营生活并不像电影上那样充满了令人血脉喷张的战斗,每天重复的高强度训练会摧毁你的意志和自信。就拿之前的那个“擒敌”,他就已经不知道练习了多长时间,受伤了多少次。说到这里,他指了指他的大腿:“我因为训练受了伤,这里开了刀,现在钢筋还在里面。医生对我说保持心态乐观有助于康复。”我一愣,之前种种憋屈的事现在都解释的通了。

“你后悔吗?把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奉献给了军营?”

“不后悔”。他几乎是立刻回答的。“我奉献了我的青春,换来了像你们这样千千万万的少年美好的青春。这个交换虽然不等价,但很值不是吗?”

我望着他,突然意识到,吴教官只不过比我们大三岁。但是5年的军旅生涯使他更早的脱离了青春少年的狂妄,成为了一个肩负重任男人,一位真正的军人。我瞬间对他肃然起敬,心中的形象也更加高大。一匹战狼的形象在心中油然而生。

在军训结束的那天傍晚,获得了二等奖的我们面对即将离去的吴教官,心中早已不是当初的轻蔑嘲讽。而是真诚的尊重。仅仅是七天的相聚,分别时竟有一丝不舍。

这次的军训除了给予我肉体上的灼伤,更是心灵的震撼。

“军营”是一种催化剂,他用少年的青春热血和艰苦奋斗,化合成一位担责任、懂奉献的成熟男人。

而“军人”也不再是一种普通的职业,他们如太阳一般,无悔地燃烧着自己的青春,用行动诠释责任。

">

相关文章